您现在的位置:六合马会资料大全 > 学生风采 > 社会实践 > 正文内容

77家药企查账:假发票、假会议、假调研 ,“销售费用”的秘密在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1-04-26 浏览次数:

   经历两年时间,由财政部联合国家医保局,对全国77家医药企业开展的“穿透式”检查结果终于出炉。 日前,财政部公布了对恒瑞、赛诺菲、步长制药等19家医药企业实施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的结果,以及相应的行政处罚情况。 假开会、假调研、假出差、开假发票报账,这些藏在药企居高不下的销售费用背后的灰色手段也被集中曝光,多家上市龙头企业牵涉其中。

   在多部委联合检查的震慑下,虚开发票等带金销售顽疾能够被进一步遏制吗?假发票、假调研等灰色手段曝光2019年6月,财政部发布公告称,将针对全国77家医药企业在2018年的会计信息,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 财政部方面称,这一检查聚焦医药产品成本费用结构,摸清了药价虚高成因,震慑了医药企业带金销售、哄抬药价等违规行为,保障了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等重大改革的顺利推进。 其中,涉及金额最高的是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超过亿元。

   经调查,江苏豪森的问题包括:列支咨询评审费、广告宣传费,后附部分发票经查询为“查无此票”或“不一致”;虚列27家信息咨询服务部的咨询评审费、列支会议费的后附部分资料不实、虚增办公用品费但实际并未购买等。

   涉及金额超过亿元的还有江苏万邦医药营销有限公司,达到亿元。

   调查发现的主要问题为:支付个人代理商销售推广费用,凭证后附部分发票由与该公司无实质业务往来的第三方公司开具。

   ,同一时间不同地点的会议记录人竟是同一人等情况。

   列支差旅费时又出现未出差人员外勤登记、审批表、交通费,部分会议签到表空白,不同会议照片相同或签到表相同等情况。

   此外,上海上药新亚药业有限公司还通过假调研列支了1318万元的市场调研费用,在这次调查中被查出调研报告为抄袭、不同地区市场分析报告雷同等问题。

   涉及多家上市公司和知名药企在此次被公布的处罚清单中,既有恒瑞医药、华润三九、步长制药等A股上市公司,也不乏礼来、赛诺菲等知名跨国药企。

   其中,素有“药茅”之称的千亿市值白马股恒瑞医药被检查出了多个问题,包括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等报销专家讲课费、点评费、主持费,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及过路费、咨询费、广告费等发票列支公司员工福利奖励支出等。

   而另一家龙头企业华润三九也被通报列支视频拍摄项目制作费不实、列支会议费和列支调研费不实等。

   步长制药则出现了以咨询费、市场推广费名义向医药推广公司支付资金,再由医药推广公司转付给该公司的代理商等违规操作。

   受此消息影响,本周以来,恒瑞医药已经走出了四连阴。 4月15日,恒瑞医药股价大跳水,一度大跌超6%,15日继续下行,股价创去年6月以来新低。

   而华润三九、步长制药等个股近日股价均大幅波动。

   都是A股医药行业的“销售费用巨头”上述多家被曝出灰色操作的上市公司,恰恰也都是A股医药行业的“销售费用巨头”。 2020年,在已经公布年报的150医药上市公司中,华润三九的销售费用高达50亿元,暂居前三。

   在已经公布年报数据的上市公司中,销售费用超过10亿元的就有34家,上海医药更是一骑绝尘,突破了百亿元。

   恒瑞医药和步长制药虽然尚未公布最新年报数据,但参照近年来的数据,与华润三九相比不遑多让。

   其中,2017年~2019年,恒瑞医药的销售费用分别为亿元、亿元和亿元,呈加速上升趋势,期内在营业总收入中的占比大约为37%。

   医药产业专家、鼎臣咨询创始人史立臣向记者解释到,创新药上市一般需要大量资金,导致刚上市时该产品的销售费用甚至可能高于营收。 “新产品上市的前两年,企业一般不考虑利润,而是想着尽快把市场铺开。

   ”由于创新药需要学术推广,销售费用一般而言会比仿制药更高。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实际上,恒瑞的营收也并非完全由创新药贡献。

   从2019年的年报来看,在恒瑞232亿元的营收中,由抗肿瘤产品贡献的只有105亿,另有将近一半来自麻醉、造影剂等。 这类器械、仿制药在市场推广中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为了提升销量和市占率,药企们必然要依仗着销售的大力推广,这也为“行贿回扣”“带金销售”等畸形模式埋下了隐患。 就在去年的4月份,恒瑞医药被曝出了“行贿门”丑闻。 根据相关判决书,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医药代表财务,以及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回扣,而恒瑞医药的全资子公司(并入上市公司年报)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就是主要行贿方之一。 此外,主打中药注射剂的步长制药去年的销售费用同样达到了80亿元。 2016年-2018年,步长制药的销售费一直居高不下,分别达到亿元、亿元、亿元,分别占据营业收入的%、%和%。

   其“轻研发重销售”的毛病也受到了诟病,2019年,步长制药的研发投入只有5亿元。

   中国的药企销售费用为何这么高?史立臣告诉记者,这也有一定的客观原因。 “国内市场跟国外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市场面积太大,市场层级深,药品从城市到区县再下沉到农村,从医院到院外,这中间需要耗费较大的销售力量。 ”医药反腐还需攻克哪些难题?不过,记者梳理发现,在A股已经公布销售费用的150家药企中,与2017年实施“两票制”前相比,仍有137家药企的销售费用不降反增。 增长超过10亿元的包括了上海医药、复星医药、国药现代、国药一致、以岭药业、中恒集团、东阳光、华润双鹤等。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对此,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同时,药品流通环节的回扣、返利等销售费用不能再通过多开发票来实现,许多药企可能通过调研费、会议费、营销费等名义来开具虚假发票入账。 而随着财政部的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结果公布,藏着居高不下的销售费用背后的“猫腻”也引发了关注。

   自2019年6月财务部宣布加强药企税务监管以来,不少涉及虚假销售费用、虚开发票、偷税漏税的企业也付出了代价。

   除了此次的多部委联合调查,各地税务局也开始严查药企税务。 近日,据官方账号“平安陆河”消息,由于涉及虚开增值税发票金额约亿人民币,陆河一医药公司的财务负责人被带走调查。 而在监管部门的集中亮剑下,对比2019年,2020年已披露年报的150家医药企业中,有75家销售费用下降了,占比达到了一半,效果初步显示。 史立臣表示,除了联合执法,治理医药商业腐败还需要综合手段。

   从供给端来看,同质化的产品较多,质量难以形成区别,药企只能通过砸钱营销的方式抢占市场,政策层面应该更加引导鼓励创新和研发,从医院端来看,要大力提升医生的诊疗收入,进而缓解回扣的等腐败问题。

   同时,要提高医保谈判药品、带量采购药品的配备率,落实采购量,减少非中标品种灰色操作的空间。 而对于药企而言,想要把销售费用降下去,还要善于整合和利用社会资源,做好专业化分工。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