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六合马会资料大全 > 校园动态 > 通知公告 > 正文内容

严查经营贷入楼市银保监会紧盯普惠落“实”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5-04 浏览次数:

   为应对疫情对中小微企业的冲击,监管机构及商业银行运用多种信贷支持,不过,随着资金投放的逐步落地,部分地区楼市“借东风”情况渐起。 针对这一现象,4月22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回应称,已采取了相应的监管措施。 此外,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副主席曹宇、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也对如何落实“房住不炒”定位、银行业风险抵御能力以及怎样更好更快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等热点问题一一作出回应。 落实“房住不炒”定位针对近期深圳楼市“借东风”渐起的现象,监管部门正加大对此类问题的排查和处罚力度,4月20日就有消息称,深圳银保监局与央行深圳中心支行召集辖内各银行行长开会。

   会上对各银行行长提出要求,小微贷款及经营贷款资金不得入楼市,需加强管理。 而在4月22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也首次对深圳“房抵贷”问题作出了回应,肖远企直言,“深圳确实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监管部门深圳银保监局、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在这几天都采取了相应的监管措施”。

   “深圳的房地产市场一直以来都是高杠杆推动,最近一段时间表现得更加明显。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国仕英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受此次“房抵贷”大检查影响,预计对深圳后期房地产市场会产生深度影响。 不光是后续销售,之前违规使用房抵经营贷消费贷炒房的,估计也会被要求提前偿还,对已经销售的房子也会产生很大影响。

   落实“房住不炒”定位,防止违规资金流入房地产一直是监管反复重申的重点。 在当天的会议上,肖远企再度强调,贷款一定要按照申请贷款时的用途真实使用资金,不能够挪用,如果是通过房产抵押申请的贷款,包括经营和按揭贷款,都必须要真实遵循申请时的资金用途。

   银保监会要求银行一定要监控资金流向,确保资金运用在申请贷款时的标的上,对于违规把贷款流入到房地产市场的行为要坚决予以纠正。

   在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看来,监管此举也说明当前对违规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的关注,从市场动机看,今年商业银行贷款的额度非常充足,同时外部经营环境不好,这个时候会违规流入到房地产领域。

   预计后续各类违规进入房地产领域的资金依然会被拦截,进一步体现房地产市场管控资金、管控房价和管控秩序的导向。 普惠小微贷款“量增价减”疫情对市场环境造成了巨大冲击,中小微企业“受伤”最大,为此,银保监会也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大力支持企业复工复产,进一步扩大续贷规模,缓解企业资金周转压力。

   在发布会上,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共办理续贷5768亿元,其中近九成资金投向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

   到2020年3月末,银行机构已对约8800亿元中小微企业贷款本息实施了延期。

   同时,持续提升小微企业等普惠金融服务质效,截至2020年3月末,全国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万亿元,同比增长%,远高于各项贷款的同比增速。 5家大型银行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在2019年基础上进一步下降个百分点。 着力增加信用贷款,一季度对企业、商户和个人经营者发放的信用贷款增加万亿元,增量接近去年同期的2倍。

   “小微企业信贷业务的风控和大型企业明显不同,其经营和财务等方面的风险更大。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陶金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随着小微贷款业务规模的持续扩张,相关信贷业务的不良率容忍程度也需要相应提高,因此,相对应的资产质量监管指标、资本充足指标和流动性指标监管标准均需要根据不同银行提出针对性的调整和放宽。 在政策调整和放宽上,4月2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将普惠金融在银行业金融机构分支行综合绩效考核指标中的权重提升至10%以上,鼓励加大小微信贷投放。 同时,将中小银行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阶段性下调20个百分点,释放更多信贷资源,提高服务小微企业能力。

   “普惠金融业务的绩效指标考核权重提升,有助于从收入、奖金等方面激励银行各层员工更积极地开拓小微企业信贷业务。 拨备覆盖率这一指标下调,可以让更多中小银行符合定向降准的标准,从而获得更多信贷资金。

   ”陶金说道。 对下一步的扶持举措,黄洪透露称,银保监会将通过加强窗口指导、政策辅导、监测统计、总结评估等,督促指导银行保险机构用好用足用活相关政策支持,加大银企沟通协调力度,确保政策落实不打折扣、政策效力不层层递减,不断提高企业的获得感。

   密切关注不良贷款情况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如何防范资产质量恶化,成为银行业共同面对的难题,肖远企介绍称,2020年一季度数据显示,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现在整个银行业不良贷款率是%,比年初上升了个百分点。

   具体来看,受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一些小微企业,餐饮、住宿等行业上升相对较快。

   但肖远企也同时提到,“在我们的预估范围之内”。 在经济压力之下,去年以来我国商业银行不良率便一直呈现上涨态势,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2019年二季度末上涨至%;2019年三季度末不良贷款率为%,较2019年二季度末增加个百分点;2019年四季度末不良贷款率和2019年三季度末持平,均为%。

   对2020年二季度和今后一段时间银行不良贷款情况,肖远企表示,银保监会也在密切关注和分析,今后还会有一些上升,但是幅度不会非常大。 “我们有6万多亿元充足的拨备和资本来抵御风险,通过这些措施,我们认为风险是完全可以控制的,抵御风险能力是足够的。

   ”企业现金流改善状况将成为影响二季度商业银行不良率的关键因素。

   陶金预判,若随着时间推移,企业的现金流使用情况恶化,但收入来源并未明显增加,则不良率的整体水平仍有可能升高;不过,若未来经济的恢复速度足够,企业收入来源增加,现金流得到改善,则不良率会有所下降。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预计,相对银行业整体的资产规模而言,当前受疫情冲击严重的行业和区域贷款总体占比相对较小,同时,充足的拨备资源有助于银行通过适当释放拨备来加大不良资产核销力度,将疫情造成的不良资产影响维持在可控范围。 综合全年来看,疫情对商业银行整体资产质量的影响应该相对有限,2020年全年商业银行不良率仍将处于平稳可控态势,预计会维持在2%以下的水平。

   北京商报记者孟凡霞宋亦桐(责编:孙红丽、初梓瑞)。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